欢迎登陆中国当代佛教网-佛门人物网!

微博 微信 客服

注册 登录

网站导航

当代佛教网大德开示,欢迎浏览,欢迎浏览……

当前位置:首页 - 焦谛卡禅师

禅修之旅 第五讲 第一和第二观智:名色分别智和了知因缘智
出处:当代佛教    上传时间:2011-10-16 00:14:30    点击次数:

第五讲
第一和第二观智:名色分别智和了知因缘智
 
   欢迎来禅修,很高兴看到你们。有些人很早就来这里打坐。看到你们来这里禅修是令人鼓舞的,这意味着你们真的想要禅修,喜欢禅修。我只在这里帮助你们,其实不是在教你们。只有当你真的想要学习时,你才能有所收获,没有人能真的教你,这是非常重要的。
   今天的禅修,我想从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开始,答案也非常简单。我们最大的负担是什么?请花几分钟思考。问对问题是非常重要的,保留问题也很重要。只有当我们保留问题时,我们才能获得答案,然后我们必须再保留答案。只有当我们保留答案时,我们才会发现另一个更深入和有意义的问题,然后,我们再度保留问题。保留问题是找到答案的正确方法。你们有问题吗?你们有保留问题吗?任何问题都可以问,只是问题必须与你的生命有关,它必须是很实际的问题,而非理论性的或假设的问题。
   那些真的有问题和保留问题的人,他们非常严肃的、有意义的、有深度的过日子。当他们保留问题很长一段时间后,他们可以在生命中找到答案,你也可以在你的生命中找到答案,你无法从书本或某人身上找到答案,他们可能给你一些暗示,但是要找到标准答案,你必须在你的生命中寻找。标准答案不在字里行间,而在你的生命、生活中。
   我再问:「什么是你的最大的负担?」你问过你自己这个问题吗?如果没有,现在问你自己:「什么是我的最大的负担?」猜猜看?我们最大的负担是「我」。你感受得到吗?如果你能放下「我」,你会感到解脱自在,「我」是最大的负担,这是为什么在禅修时,我们要学习的第一件事是:去观察身心的生灭现象。
   第一观智是去分辨名法(心法)与色法是无常、无我、没有实体,没我永恒不变的「我」和自我(ego),只有单纯的生灭现象。这种智能给我们带来极大的解脱感,它解除心的负担。这个「我」是心的创造者,它为自己制造负担。开悟的第一个阶段(初果)完全根除「我见」(sakkaya-dttthi,萨迦耶见);然而初果并未根除贪,这是很重要的一点。初果的圣者亦未根除嗔、竞争和骄慢,只是根除「我见」。有人说:「这些人在禅修,但是他们仍然非常贪婪。」是的,他们可能非常贪婪,虽然他们贪婪,但是他们不偷,不欺骗别人,他们以正当的方法得到他们想要的。我要复习上星期所说的,并且从那里开始继续开示。
   《清净道论》有如下的句子:「Namarupanaj yathavadassanaj ditthivisuddhinama.」。Namarupanaj是复合辞,是nama(名)加上rupa(色)。名法是一种生灭过程,它没有实体,没有人,是无常的;色法不是一件事物,色法是一种特质,每当我们使用rupa这个字时,我们并非谈论一件事物,而是谈论一种特质,像冷热是一种特质而非一种东西,它们是一种生灭过程。它们会不断的持续下去,它们有连续性,但是它们会生生灭灭,这是为何它被称为是一种过程的原因。名法与色法的生灭过程是有区别的,他们并不相同。
   有人说:「没有名法和色法这样的事物,他们是一样的。」这是不对的,它们并不相同,它们非常不同。Nama(名法、心法)是一种意识、觉知;Rupa(色法)是一种物质,没有觉知的特质,它没有觉知能力。名法有觉知的特质;色法则一无所知,它只是纯粹的物质。他们是两件不同的事物:物质与精神(身与心)。
   在禅修中,心变得非常平静、宁静,虽然有时一些念头会生生灭灭,但是心能住于所缘境很久。心住于一境,而非把事物组合起来。当我们的心把事物组合起来时,我们得到一种概念(Pabbatti);当我们的心不把事物组合起来时,我们就能知道事物的实相,我们便能看到有为法的特质。
   当心变得如此宁静,而能观察到有为法的特质时,我们知道这只是特质,没有人,非男非女,这是第一观智,这是非常重要的,除非我们能获得第一观智,否则没有进步的希望。我们知道:心识能觉知所缘境,例如,当我发出声响时,这个声音是色法,它是一种生灭过程。你可以听到声音持续着,然后消失。在我发出声响之前,无法觉知这声音;因为有这声音,所以有觉知的意识。你可以非常清楚的观察这两者,现在,觉知的心生起,觉知的心并非早就在那里,以便觉知声音的产生。它并没有在那里等着听到声音,当有声音时,才有觉知的心。在「觉知声音的意识」之前有另一个「意识」,这意识是为了下一个觉知而生起,然而他们并不相同。 
   我们认为:意识一直都是一样的,念头有连续性。当我们完全没有念头,而且有正念、有定力去观察现在发生的事,我们观察所缘境的生起,所缘境以前不在那里,现在才生起。
    “Namarupanajyathavadassanaj ditthivisuddhinama”,Yathava指如实的、适当的、正确的;Dassanaj指看见;Ditthi是「见」;Visuddhi是清净;Ditthivisuddhi是「见清净」;最后一个字nama意指「称之为」。整句的意思是:能如实的、适当的、正确的观察名法与色法的现象,称之为「见清净」。 
   当我们看到巴利文中的Nama时,我们必须知道它有很多意思,在不同的上下文有不同的意思。有些人将nama-rupa译为名色,这是错误的翻译。我跟智净法师(Banavisuddhi)花了两天的时间讨论这个词,我们讨论许多种译文。Nama并非指名,名是一种概念。Nama的其中一个意思是「名」,而它的另一个意思是「意谓」。在这个句子的开始,nama指心的过程,而在句尾,nama指「意谓」;ditthivisuddhi指「见清净」。因此这句巴利文应该译为:如实的、适当的、正确的观察名法与色法的生灭过程。Nama-rupa并非指名色,名是一种概念,色和形状也是一种概念,他们不是实相(reality)。 
   当我们已培养「名色分别智」时,并非指我们知道名与色,而是指:我们能观察名法与色法的生灭过程。错误的翻译带给我们错误的观念,有时它让人混淆不清。例如,我们在坐禅,在吸气和呼气,起初我们知道我们身体的形状、鼻子的形状;有时,我们甚至想象空气是长的,像绳子一样,在我们的鼻孔进出。「长」是你想象出来的,哪来的长的空气在那里出出入入?没有长的空气,但是,有时我们真的感觉空气是长的。慢慢的,我们克服了对名和形状的想象,我们渐渐能觉知呼吸的过程,有空气进入,接触,推进。而这接触、吸入是一种非常简单的过程,即使在这简单的过程里,我们仍有错误的见解(邪见)。
   为了去除邪见,我们只观察呼吸的过程,没有与其它事物混合,我们所观察的只是感觉而已。过了一会儿,我们观察到「有意识」──能觉知感觉的意识。感觉可能是温热的,可能是冷的。当我们吸气时,有点凉爽;当我们呼气时,有点温热。这种温热的、凉爽的、推进和接触的感觉,你能了了分明,而且没有念头生起。我们发现:有两种不同的过程正在进行着,两者都没有人、没有实体;两者都不长久,他们不断的生生灭灭。 
   刚开始,我们不强调生灭,我们只强调它的过程。物质的生灭过程没有意志,没有意图,例如:头发不知道它长在头上,头发也不会想去任何地方。因此,是谁想要去?是心,是意识。物质(身体)没有意志,没有意图。观察意识如何跟着所缘境,我们想要听,我们专注,这种专注是名法的特质──跟着所缘境,觉知所缘境。身体的生灭过程没有觉知能力,而有「另一种过程」能觉知所缘境,这两者非常不同。「名」的产生是因为所缘境,如果没有所缘境,则不可能有任何意识,意识并非已在该处。
   例如,当我接触这枝棍子时,声音并非来自棍子,也不是来自这个钟。这意味着声音不在那里,声音的大小取决于我撞击力量的大小。声音并非已坐在那里等着一个接着一个出来;如果声音已经坐在那里,等着出来,不管我多么用力撞击,会发出同样的声音。因此,声音不在棍子里,不在这个钟里,声音并没有等在那里。当棍子撞击这个钟时,有声音了,这说明一切事物总是新的。去了解「事物总是新的」是非常重要的。
   「看」亦然,当没有「觉知」时,当你的眼睛闭上时,你看不到前面的东西。当你张开眼睛的那一刻,当你的眼睛接触外物时,眼识立即生起,眼识在当下生起。你可以观察这两件不同的事物:所缘境和意识。这是名色分别智。
   在另一种情况,例如:当你想要移动时,意识首先出现,先有移动的意图,然后手或脚才移动。以声音为例,声音为意识产生的前提,因为有声音,所以才有觉知的意识。以移动为例,你的意图为移动身体的前提。心的生灭过程取决于身体的过程,或身体的移动过程取决于心的作意,以两种方式运作。当我们感到饿时,我们想要吃,我们吃食物,把食物放进嘴里。是谁在吃?是身体在吃,是身体的动作。手拿食物并且把它放进嘴里,如果你不动手,只是坐着,看着食物,并且告诉食物到嘴里来,食物不会自己来的。心想要,并且给予指示,对身体指示,所以是「心」想要,是「身体」(嘴)在吃。是心想吃,嘴在吃,而非「我」在吃,但是我们总认为是我在吃,事实上,如果你能了解这是身心的作用,那么你有「见清净」。
   当你想喝水时,想要行走时亦然,当你站很久时,你感到很疲倦,你的脚变得非常僵硬,你想要移动,你先作意:「移动、移动」,它真的推动身体。你决定移动,你把脚提起,往前移,放下。因此,是身心在移动,而非一个人在移动,这种观察的方法是名色分别智。
   事实上,没有「人」在移动;然而,事实是:我们真的看到有人在移动,这是世俗谛,不要把胜义谛和世俗谛混在一起。在世俗谛里,有人,有男有女;当我们探讨胜义谛时,我们超越世俗谛,我们只观察身心的特质。当我们禅修时,我们不去想世俗谛。你禅修前的重点是:试着去厘清其异同;当你坐禅时,不要再想名法与色法。当你越来越有正念时,当你的心能紧紧跟着所缘境时,觉知的心会非常清楚的跟着所缘境,这两种过程一直持续着。
   正确的观察名法与色法的生灭过程,意指「能觉知这是心的生灭过程」,这意味着没有人,这只是心的过程,nama指的是这过程,不要跟身体的生灭过程混合。通常我们看事物是模糊不清的;但是,在这里我们有非常清楚的观察︰这是名法,不可与色法混合,虽然他们有相互的关系,但是他们是两种不同的过程。名法只是名法,别无余物;而观察色法时,身体的冷热、移动、压力、沉重等等,这些是色法的生灭过程,是身体的现象,别无其它。色法亦有所限制,这些生灭现象全是身体的,不要与心混在一起,虽然它与心的生灭有关。
   禅修时,只是观察身心的固有特质,身心有很多不同的特质。去除观察过程中的杂质,如自我或我,要去除「我」的邪见,或认为「有实体」的邪见。去除这种相信有「我」的邪见为「见清净」。当一个人获得名色分别智时,这个阶段的观智是「见清净」,见清净与第一观智同时生起。
   第二观智是了知因缘智(Paccaya-pariggaha-bana),Paccaya指因;Pariggaha指理解、了解;Bana是智。Grasping这个字有很多意思,其中之一是你的手抓着某件事物,非常坚固的抓着,而它也有理解的意思。因此,「了解」现象界的因和「观察」现象界的因,他们是相关的。首先,我们观察所缘境,观察意识只是意识;慢慢的,当观智变得成熟时,不用思考,禅修者开始观察:因为有所缘境,所以有觉知的意识。  
   「所缘境」是意识的因,意识不会单独生起,没有人创造它(没有创造者);没有原因,它不会生起;意识的生起,是因为有让它生起的因。由于个人智力发展的高下,或知识的深浅,不同的人以不同的角度观察因;有些人看得多,有些人看得少,但是这不重要,不重要是因为:你所观察的所缘境生起时,它必定有其原因。例如,再以声音为例,由于声音十分明显,所以耳识生起。然而,我们可能认为:这是每人都知道的,我们为什么必须去禅修?我们不需要禅修就知道,我们可以以智力来判断这种事,但是两者大不相同。
   理智的了解无法去除这坚固的「我」的信仰。我们认为我们听到声音,「我听到声音」,但是在禅修中,这个「我」消失了。
   你发现:因为有声音,所以意识生起,而不是「我」听到。有时,你慢慢了解因为有耳朵,所以有听觉,听觉即是意识。中耳是耳朵中最敏感的部位,是听力的原因。如果你禅修很久,你会了解:「只有当我专心时,我才能听到声音。」我在使用世俗谛中的「我」字。有时,到处都有许多噪音,人们交谈的噪音等等,但是如果我们不注意去听,我们不会听到。
   因此我们知道:心转向所缘境,要先作意,如果没有作意,我们不会听到。当我们睡觉时,虽然中耳仍然运作,而且有很多声音,但是我们没有听到,因为我们没有「作意」(我们睡着了),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。此外,当我们醒着,而且非常专注在阅读,如果靠近我们的人叫我们的名字,我们没听到,是因为我们没有作意。听觉取决于声音、耳朵和作意三者。 
   视觉亦然。我们认为「我们在看」,然而,当我们已培养观智,当我们正在看某物时,我们知道:因为有所缘境,所以有这意识。过了一段时间,没有「想」,所缘境可能出现,因为眼睛是敏感的,我们看得见。有时,有人来告诉我:「真令人惊讶,我们看得见。」这个人突然发现:我们看得见是让人惊讶的事。你有这种经验吗?这是不可思议的、如奇迹般的体验,我们突然以一种新的方式来感受外在的事物。 
   为什么看不见?有位哲学家叫做Wittgenstein,你听过他的名字吗?他是一个与Russell(卢梭)同时代的人,事实上,他是卢梭的学生,并取代卢梭的教授职务。Wittgenstein说过非常深湛和有意义的话,他说:「为什么不以无来取代有?」如果你真的了解这句话,有时,你会讶异,有「有」是让人惊讶的。让人惊讶的有花,有树,有昆虫和动物,有人,有行星。为什么没有「无」?为什么有「有」?有「有」真的让人惊叹。
   同样的,当禅修者发现视觉产生了,这是令人惊讶的。这个人视「视觉」为一个新的过程,一次新的体验。我们经常无意识的在做事,像在梦里一样;当我们突然醒来,发现有「视觉」(看得见),这真的令人惊讶。你体验到「视觉」为新的事物,它真的让你印象深刻,让你刻骨铭心。当某人告诉我:「噢,真是让人惊讶,我们看得见,听得到,我们能思考。」听到这些让我心情愉快,为什么他会这样说? 
   《清净道论》有如下的句子:
Etass\'evapananamarupassapaccayapariggahanenatisuaddhasukankhajvitaritvathitajbanajKankhavitarana-visuddhinama.-Vsm598
(以了知名法、色法之缘,而超越了关于三世【过去、现在、未来】的疑惑所建立的智,名为「度疑清净」。)《清净道论》,598页。
   Etass\'evapananamarupassa:指有关名法色法;paccayapariggahanena︰指观察它的因;tisuaddhasu指过去、现在和未来。当我们禅修时,只注意当下,我们不在意过去,因为它已经过去;我们不在意未来,因为尚未到来,然而,当我们如实的了解当下时,我们也了解过去和未来。
   名法和色法的生起,是因为有生起的因;仔细的观察名法和色法生起的因,可以根除疑惑。Kankhaj是怀疑;Vitaritva指克服;Kankhajvitaritva指我们能克服疑惑。我们有什么疑惑?我们思考这个「我」,「我以前出生过吗?未来我会再出世吗?」。当你观察名法与色法时,你观察名法与色法生起的过程及其原因,我们了知它是当下生起的,它以前曾经生起,而如果因缘具足的话,未来也会生起。如果因缘具足的话,它会生起;如果因缘不具足,它不会生起。
   当我们问这个问题:「我前世是谁?」这是错误的问题。如果我们用一般人的想法来问这个问题,这个问题是错误的,事实上并没有「我」,只有身心生灭的过程。如果你了知当下生起的过程,及其生起的原因,你将了解:无论是什么故事,我们所谓的男人、妇女、母亲、父亲。.如果我们省去所有的称呼和概念,只观察他们的生灭过程,你会发现:在过去也有名法和色法生灭的过程,正如现在他们生灭的方式一般。完全了知当下的生灭过程,可以根除对现在和未来的疑惑;也可以根除「谁创造这些事物?」的疑惑。它是意外的生起,没有理由,没有原因,也没有人能使它生起。

   这是一个已被解决的问题,因为我们知道没有人创造这些事物,这只是很自然的因果现象。
   有时,这取决于人们的知识水平,如果有人读过「缘起法」,他们会观察到实相,如果没读过「缘起法」,也没关系。因为「缘起法」的基本观念是:有因必有果;如果没有因,则没有任何果;「此有故彼有,此无故彼无。」总之,这是缘起法。如果有人有广博的知识,他会了解:因为有声音,有耳朵,由于两者的接触,所以耳识生起,因此有受觉,有乐受、苦受等感受。这种乐受与苦受,欲望与厌恶的生起,我们可以非常清楚观察它的实相,虽然我们无法完全观察到,但是我们可以清楚的观察某些部分。
   如果你以前从未听过或看过某物,而且不期望去看或听到它,你会渴望那件事物吗?你甚至不知道那是什么,所以你不会想要它。欲望如何生起?因为你以前听过或看过它,因为有接触,所以有受觉;因为有受觉,所以有渴望、欲望。 
  在禅修期间,我们不会「想」太多,有时,领悟之光突然一闪,非常短暂;有时,一句短的巴利文或一个英文字(如果你用英文阅读)会出现在你的脑海里。不要想太多,如果你继续想,会打断你的正念和观察。
   禅修时,你的念头会一再生起,当念头生起时,看着他们,这些念头在某个时段可能很强,而且有些念头非常深刻、非常激励人心,所以有时我们想要谈论它,我们不能停止谈论。如果你谈论它,你会失去正念,这是非常重要的。在禅修期间或其它状况,如果你想要培养更深的观智,不要去想或交谈,虽然要做到「不想,不说」是非常难的。我们培养清明的观智,并为它感到高兴和宽心,因此想要让我们的朋友分享这法喜,凡是亲近我们的人均可分享这法喜。我们知道:如果某人有相同的体验,他真的会宽心,因为你已经体验了那种轻松感。 
   至于「我」的负担,当你观察名法和色法时,一旦你看到名法和色法生灭的因时,你会感到如释重负,而且会心生喜乐和信仰,你也会信佛。
   有人告诉我:「当他首次体验时,他心生喜乐,并立刻想到佛陀:佛陀是对的(真语者)。」那时,许多人想要礼敬佛陀,真正的敬重、尊敬佛陀,因而生起真诚的信仰。你不要强迫自己,这是自然而然。我的一位朋友是一个很好的禅修者,他坐禅,当他培养深的观智时说道:「我礼敬佛陀,因为佛陀教我们如何培养正念。」这是一种新的礼敬法,非常个人化的,没有其它原因,只是因为佛陀教我们如何具足正念。
   在佛经里提到各种不同的疑,讨论所有的疑是没有必要的。人们经常疑惑:在这个生命之前有「我」吗?(有前世吗?)这是一个疑惑;在这个生命之前没有「我」吗?事实上,这是相同的问题,只是从不同角度来问。如果有前世的「我」,是怎样的我?是什么形状?什么形式?是男是女?人们有各种各样的疑惑。上星期我提到我的一位朋友,他前世是女生,现在是男生。
   不要因为是男生而骄傲,也不要因为是女生而不悦,是男是女并不重要,如果你认真修行,你会了解:重要的是你的心,而非男女相。
   有「我前世是女生吗?」、「我前世是人吗?」、「我前世是欧洲人(亚洲人)吗?」等种种的疑问。当你深入了解时,你会发现这些是世俗谛,只是以前发生过的事;只要有因,必有果。
   「我会再度出生吗?」、「我不会再度出生吗?」是相同的疑问。「身体内有灵魂吗?」这是另一种疑惑。当你深入观察身心的生灭过程时,你会发现:它们总是生生灭灭,并没有固定的实体,身心不断的改变,生起又灭去,这「我」从何而来? 
   当我们用rebirth(再生)这个词时,它与reincarnation大不相同。Reincarnation意指:某个永恒的实体获得一个新的身体;它指:一个灵魂将进入新的身体。事实上,并没有「一个灵魂将进入新的身体」这回事,只有身和心的生灭过程,在佛经里一再的、非常详细的说明此事。有两部讨论禅修的佛经,如果我仔细阅读每个细节,将花很长的时间。请试着在任何佛书中阅读相关的解说,有关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身体的感受。在听和看方面,如我以前开示过的内容,试着去了知身心的生灭过程。虽然时间非常短暂,某些人却能深入了解,他们一开始便能观察到缘起法。
   所谓的无明是指无知,不知道事实,不知道实相。因为我们不知道,我们以为如果我这样做,我将获得使我愉快的事物,这是「无知」,因为没有什么东西能真的使我们愉快。
   如果你去思考,它是让人沮丧的,长久以来我们一直欺骗自己。醒醒吧!你可曾找到能让你永远满足的事物?我们一直在寻找能让我们满足、快乐的事物,你找到了吗?有这样的东西吗?相信某些事物能使我们快乐,而去追求它,并希望它能给我们带来快乐,这是一种痴,是无明,而且不了解四圣谛。
   我想要以非常简单的方式表达,以便让你们了解。例如,我们来这里布施,每个星期日,人们来供养我。每天人们来这里布施,这是做好事,慷慨是一种美德。我们需要互相帮助,互通有无。我们布施钱、食物、衣服;我们布施时间、照顾;我们布施知识和佛法。布施是好事,你从布施中期望什么?这期望是非常重要的。如果我供养这位比丘食物,由于这种业报,来世我将是非常富有的人,我将非常快乐,非常满意,这是痴。布施有其果报,但是不会使你非常快乐。有时,即使在布施时,我们心里仍有许多无明,我们想要因布施而带来真正的快乐和满足。我们为什么布施?当我们布施时,我们期望什么? 
   最好是期望:「借着布施的功德,愿我有机会去修行和了解实相。」这是我们所应期望的。在许多故事里,你会听到某人布施少许,却获得很多,这是很好的投资。这种布施是基于贪婪和我执:「我想再获得更多,这是很好的投资。」深入观察你的动机,如果你期望获得更多的回报,这是贪婪;你的布施是根植于贪婪和我执。由于这种错误的观念,我们想要做好事,有时却愚蠢的做了坏事。不善的行为像偷盗、杀生等,全部根植于这种错误的观念,认为:如果我获得回报,我们将会快乐。例如喝酒,相信酒会使我们快乐。无论善业或恶业,如果我们没有深入了解佛法,通常我们是以「我将获得一些果报」的观念来造做善恶业。
   当一个人深入禅修后,他会发现:无明缘「行」,行缘「识」,整个「缘起法」的过程持续着。为了能深入的解释缘起法,应该有另一个课程。「了知因缘智」(paccaya-pariggaha-bana)是谈论因与果,而缘起法也是因与果,他们是相关联的,这是非常有趣和非常深奥的。 
   《清净道论》有如下的句子:Kammamn\'atthivipakamhi,pakokammenavijjati,Abbamabbajubhosubba,Nacakammajvinaphalam.Kammab cakhoupadayatatonibbatttatephalam.Nah\'etthadevobrahmavasajsarass\'atthikarako,Suddhadhamma pavattanti hetusambharapaccaya ti. ~Vsm603
   Kammamn\'atthivipakamhi,pakokammenavijjati:因不在果中,因中没有果,因果不相同。如果你认为因中有果,或果中有因,你把因果视为相同;事实上,他们是不同的,他们是分开的。
Abbamabbajubhosubba:此中无彼,彼中无此;因中无果,果中无因。Nacakammajvinaphalam:但是,没有因则没有果。这是非常美的偈子,它看起来像智力测验,非常深和有意义。Kammab cakhoupadayatatonibbatttatephalam:因为有业,所以有果。Nah\'etthadevobrahmavasajsarass\'atthikarako:没有创造轮回的创造者。Suddhadhamma pavattanti hetusambharapaccaya:由于适当的缘(条件),清净的法因而生起。
   由于有许多的因,许多念头在心中生生灭灭,在这个禅修阶段,许多念头会自然生起,因为你观察到身心的变化是如此真实。许多相关的念头会一再的生起,不要想太多,因为此时你已培养一些定力和正念,你可以清楚的观察事物,而你的思考也变得更深刻。
   此时,你已获得观智,「噢!现在我可以非常清楚的观察,它是如此的真实。」这种事一再重复,你想要思考它。一个已经获得这两种观智的人称为小须陀洹(minorSotapanna)。Sotapanna指预流者。真正的须陀洹是已经证得初果(预流果))的圣者。所谓的小须陀洹,其实没有真正的道果(magga-phala),而是已经了解名法和色法,以及名法和色法的因的人,他已经根除了许多视「我、自我」为永恒实体的邪见。由于「见清净」,此人非常类似真正的须陀洹,因此称之为小须陀洹。
   这是非常令人鼓舞的事,《清净道论》中有叙述这种情况的句子︰「禅修者已有观智,借着这观智他得以减轻负担。」这意味着他以前有沉重的负担,现在他的负担已经减轻,他有深的观智可以倚恃。已获得这种观智的人,是个niyatagatiko。Niyatagatiko指他不会再堕入恶趣。你的来世取决于你的心的品质、意识的品质。这种深的观智有惊人的力量,能使你「见清净」,因为见清净,心的品质变得非常高尚,以致于不可能往生恶趣。你的来世取决于你的心的品质,两者必须相称。意识的品质低劣,如果转世的话,只会生在恶趣(如地狱、畜牲)。一旦你已培养深的观智,和具有见清净、戒清净、心清净、智见清净,具有如此高的品质,你不可能投生在恶趣。但是,如果你犯戒,失去定力,失去观智,那么结果将不必然。如果你能保持这种观智,它会使你非常轻松,因为你不会往生恶趣。 
   我有一个朋友,他以前是个禅修者;我不知道他是否仍然禅修,因为他非常忙。我希望他仍然是个禅修者。有一次,当他沉入内观时,他告诉我:「在我了解佛法之前,我认为:当我想要某物时,我必须得到它;如果得不到,我会不快乐,我必须得到它。」这「必须」是一大负担。现在他说:「即使我仍然非常贪婪,(他是个非常贪婪的人),每当任何贪念在心中生起时,我知道这是贪念;以前,我会认为我真的需要他。」如果你视「我」与「需求」为一体,这会是一大问题。当你不认同它时,你把它视为一个过程,一个愿望,一种强烈的需求。他说:「现在,我知道这是贪欲,我不必理它。」最初,他认为:如果没有得到它,他会不快乐,「我想要这东西,如果我得到它,我会快乐;如果得不到,我会不快乐。」现在他说:他可以观察它,而且非常轻松。如果你也能做到和他一样,你能去除百分之九十的不快乐,你也能观察贪念和欲望的生起。
   没有「我」这种错误的观念的支持,烦恼变弱了;每当有「我」这邪见的支持时,烦恼变得非常强,例如:「我在生气」、「我心烦」、「我想要更好」等等。每当这种念头生起时,如果你能舍弃,不执着,不认同,观察它为一种心理过程,它会失去力量。你可以维护你的尊严,你的轻安;如果你真的需要它,你会用一种好的方法去得到它。

   在我们需要的和想要的之间,有非常大的差距。我们想要的是无限的,而我们真的需要的是极少的。你不会相信:我们真的需要很少即可满足快乐。我曾提到我师父,或许某些人还记得,他住在非常小的地方。他是一个非常有学问的僧侣,我非常幸运能遇见许多师父,他们实践他们所教的佛法,他们教他们所实践的佛法。他们所教的并非来自思考或书本,而是来自于他们的生命体验。这位师父过着简朴的生活,他的住处是一间空的房间。他睡在一块木板上,上头放着一条毛巾,他用这毛巾做为枕头,没有地毯,地板上什么也没有。他会铺一块布在地板上,并睡在那里。在他的住处没有家具,一无所有。有些人来看他,发现他一无所有。他们说:他们听说这个和尚一无所有,当他们到了那里,他们看了一下,发现他真的一无所有。他一天只吃一顿饭,他是素食者,泰半是一点饭、一点蕃茄沙拉、豆芽,非常少量的煮熟的豆子,和非常少量的其它蔬菜。 
   人们供养他蛋糕、饼干,但是他不吃。他说:这些东西不合他的胃口。他一天只吃一餐,他日中一食已超过四十年,而他非常健康。我认识他已经二十年,这期间,他只生病两次,是因为食物中毒。第一次,有人给他不适当的食物;第二次,因为有人把猪肉切成碎肉,拿来供养他,这个人不知道他没吃肉,而且把肉和菜混在一起,他不知道菜中有肉,他吃了以后拉肚子。
   这实在令人惊讶,如果你告诉一位医生:「一个人可以一天只吃一餐这样简单的饭菜,并且保持健康。」我想:百分之九十九他们会说:「这个人将受营养不良之苦。」但是他没有任何营养不良的迹象。我不可能像他一样,但是他是如此过日子。他所拥有的全部东西可用一个小包裹带走。 
   在「我们想要的」和「我们需要的」之间有巨大的差距,近来,人们不断的增加他们的需求。如果你了解你的心,如果你能觉察你的贪念,把它放下,你可以使你的生活非常简单和容易,生活不再是很大的负担。事实上,生活的负担不大,贪婪的负担更大。
   我想今天我应该在这里停止,让你们问一些问题。下一次开示,我将谈论第三和第四观智,第三和第四观智非常重要。第一和第二观智也非常重要,他们是基础,如果不了解前两个观智,我们无法继续谈论下去。 

问与答︰
   如果你一直禅修,你可以保持不退步。此外,一旦你已经培养那种观智,你会发现它的重要性。这种观智也能让你的生活非常简单。当我们没有那种观智时,我们的生活是非常复杂的,你做太多不必要的事,想太多不必要的事,到处看、听、吃,心到处跑。
   一旦你培养这种观智,他会使你了知:何者为生命中重要的事;何者为生命中不重要的事,你会发现两者大不相同。
   通常,我们把所有的事弄在一起,并且认为每一件事都很重要,我们忙于许多事物,以致我们的时间总是不够用,甚至没空禅修。我们有许多烦恼,担心孩子、先生、妻子,担心工作,有些担心是不必要的。一旦你培养这几种观智,你的烦恼(担心)会变得很少。你所担心的只是迫切的问题,只有当你生病时,你需要担心你的病,要去看医生。然而,你不会坐下来想十年后,或三十年后会发生的事。你做你「需要做的事」和「必须做的事」,你可以放下许多杂务,这是非常简单易行的。
   这是为什么我说:真正拥有观智的禅修者,能过简单的生活,他们无法过复杂的生活。我有一个朋友,她是一个很好的禅修者,她说:「她真的害怕在房子里弄来一些新的东西,因为新的东西会占据她的心,占去她的时间。」大多数人到城市时,他们看到许多商店,商店里充满许多美丽的、有用的东西,「我要这个,我要那个」,没完没了。她说:「每当她沿着街道走,看到商店时,她看到许多垃圾。」谁需要这些东西?谁制造这些需求让你相信你真的需要它,如果你少了它,你将不快乐,你被束缚了﹗深入了解这种心理过程的人不需要这些东西。
   你可以去除许多的东西,让你的生活变得非常简单,而你会有更多的时间禅修,保有观智(不退失)是非常重要的,而保有观智的最好方式是持续禅修。如果你想要培养更深的观智,直到证得开悟的第一个阶段(初果),我们必须持续禅修直到我们证得初果。 
问与答︰
   我们知道nama指名字、名称;rupa指形式。Nama是心理过程;rupa是身体的生灭过程,根据上下文来判断它的意思。Nama有很多意思,它是让人困惑的。一旦你了解他有很多意思,并根据上下文来判断它的意思,它不会再把你弄胡涂。 
问与答︰
   总之,第一观智是观察身体的生灭过程,其中没有人,没有「我」的存在;有另一种生灭过程,是心的生灭过程,这两者并不相同。身体的过程不是心的生灭过程;心的过程不是身体的生灭过程,而一个为另一个的生起条件。例如,当你听到声音时,声音为听觉的条件,耳朵为听觉的条件,声音和耳朵(中耳)是色法,是身体的生灭过程;你注意这声音和耳识的生起是名法。另一个例子是:当你想要移动时,想要移动的意图先生起,这是心的作意,然后身体移动。即使当你闭上或张开眼睛时,先有意图去张开或闭上眼睛。作意和意识的生起是名法,第二观智与此有关。
   你观察到:因为有色法,所以名法生起;这色法、身体的生灭过程是因为心的生灭过程,因情况而异,两者互为对方生起的条件。观察名法、色法生起的条件,观察它的生起是因为「因缘」,这是第二观智。我还没有谈到第三和第四观智,既然你想知道,我会非常简短的说明这两种观智。第一观智是「无我」,把名法和色法视为一种生灭过程,没有人,没有实体,也没有灵魂,它是无我。它的生起是因为有许多的因,这是无我。它不是被创造的,因此这也是「无我智」(Anatta-bana)。
   第三观智观察到无常、苦、无我三者,观察到身心的生灭过程。只有在第三观智,禅修者开始观察到真正的无常,看到身心的生灭,但是尚未成熟。第四观智更强调无常,而非苦和无我。虽然三者同时出现,但是它更强调生灭现象。下星期我会详细谈论第三和第四观智。当我重复叙述时,我希望能解说得更清楚。 
问与答︰:
   即使是前两种观智,你无法只是透过阅读去获得。当你谈论他们时,你会了解他们的意思,然而这是知识,不是真正的观智。当你禅修时,你会知道:因为在禅修的当下,你没有去「想」;你非常真实的观察身心生灭的现象,它是让人惊讶的,是出人意外的。
问与答︰
   我认识某些人,他们没有读很多书,他们已经获得第一观智,但是要获得更深的观智是非常困难的。他们观察念头只是念头,没有「人」在那里。我认识这样的人。他没有去任何禅修中心,但是,当我与他交谈时,他谈到对「观智」的体验,他让我认为:对于身心的生灭过程,他有深的观智。他说:只有念头,他们不是我的,他们生生灭灭。
问与答︰
   佛陀谈到三种不同的知(understanding)。第一、当你听某人谈话时,或当你阅读时,你了解某些事情,这是一种较粗浅的知(智)。第二、当你深入思考,你获得更深的知;第三种是透过禅修所获得的观智。前两种智,你可以透过阅读、聆听和思考来获得;你可以透过阅读和思考来厘清许多错误的观念,所以阅读、聆听和思考是很重要的。去问问题,好让你的观念更清楚;聆听和阅读可以给你智能;有一种更高的智能必须靠修行才能获得,那就是「禅修的智能」。这是佛陀教导之美,佛陀承认从阅读、聆听和思考所获得的知识,然而人们停在那里,尤其是西方的哲学家,他们停在那里,无法进步。佛陀则更进一步,他有禅修的智能。
问与答︰
问︰你无法获得深的观智,除非你禅修。          答︰这是对的。这是为何佛教强调修行的原因。如果你想要了解名法、色法、无常、苦、无我,没有其它方法可以达到目的,唯一的方法是去禅修,使你具足正念。这是佛法的深奥之处。
答︰止禅(Samathameditation)是基础,非常坚固的基础,如果你能培养定力的话。
答︰佛陀每天谈论正念,正念即是毗婆舍那。佛陀一再的谈到要深入观察。四念处有四种不同的所缘境,念处(Satipatthana)即是毗婆舍那。在修行上,我们不能这样分类,因为他们是一体的。当你坐禅在观呼吸时,这是身念处(kayanupassana);当念头生起时,你看着念头,这是心念处(cittanupassana);你观察身体的感受,乐受或苦受,这是受念处(vedananupassana)。有时,你的心变得非常平静,而你观察:「噢,它是平静的」,这变成法念处(dhammanupassana);当你有正念时,
你知道你有正念,这是法念处。 
    Nupassana指一再的观察、观看。Nu是anu的简化,意思是重复的,Passana指观看。当你看东西时,只是瞄一下,你无法确知你看到什么;当你一再的观看时,它会变得越来越清楚。如果我的杯子里有东西,我把它盖住,我让你看一秒钟,再把它盖住,然后问你:里头是什么东西?你可能不确定。如果你有时间去看,你知道里头是什么。因此,让你的心住于身、受、心、法的生灭过程。
答︰没有因,果不会生起。当你有不愉快的感觉,必有其因,例如:如果你捏自己,你会有「苦受」。因为掐,皮肤被压迫扭曲,所以你感到痛苦。当你坐在一个非常柔软的床垫上时,它是令人愉快的。由于眼睛只有中性的受觉,他没有苦受和乐受,然而,当你解说它为乐或苦时,它变成另一种过程,变成心的生灭过程。当你喜欢「你看到的东西」时,这不再是眼识,而是心识。
   当你看到某个东西时,这纯粹是眼识的作用,这时,你甚至不知道你看见什么,只是看而已;另一步骤是:当你确知所见之物时,然后你才会生起是否喜欢它的念头。 
   意识是名法,所缘境是色法,是我们所看到的颜色。 当我们看时,我们只看到颜色,眼识只看到颜色,它没有看到男生或妇女,或其它事物,只看到颜色。心理反应的下一步是解说,当心在解说事物时,这不是眼识的作用,而是心识。由于过去的经验,当你看到某物时,你知道你看到什么。因为你以前喜欢它,所以现在你也喜欢它。如果你看见全新的事物,你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,你不会有喜欢或不喜欢的心念。你会想:这是什么?因此,这是过去的习气。例如:在缅甸,许多人喜欢鱼酱,磨碎的鱼酱,磨得像粉一样。它粘糊糊的,非常臭,人们非常喜欢它,我非常讨厌它,所以这是一种习气。
   当看时,只是单纯的看,没有任何念头,没有往昔的记忆,这只有眼识的作用,它没有喜欢或不喜欢,只有当记忆与念头同时生起时,才有喜不喜欢的意念。当你看到某物而你喜欢它时,这是因为你过去的习气使然;当你看到某物而你不知道它是什么时,这时,你只有这意识:「这是什么东西?」,并没有生起「是否喜欢它的念头」,所以喜不喜欢也是习气使然,当然,透过修行,我们也可以不受习气的影响。
   例如,你已经在这里住很多年,直到你来这里禅修,你才体验到许多事情。你习惯吃、看、听许多的事物(食物),很长一段时间后,现在,你喜欢那些事物(食物)。之前,你不知道你是否喜欢他们。有时我们吃东西,我们不确知是否喜欢这食物,但是如果我们一再的吃那样东西,慢慢的我们习惯那种口味,并且开始喜欢它。例如,在我来这里之前,我没有喝过豆浆,现在,我开始喝一些豆浆,我开始习惯它的口味,我开始喜欢它,我现在正在增长贪欲。
答︰这是非常好的问题。在第一观智,如果没有培养相当强的观智,你无法进入下一个观智。当因缘具足时,前一个观智会引领我们进入下一个观智;当前一个观智已充分培养且足够强大时,即可进入下一个观智。我们无法自愿进入另一观智,我们做不到,它是自然而然的。非常感谢你的问题。 
   不要急,保持现状,慢慢培养深的观智,你不可以把自己逼得太紧。


 

推荐阅读

  赞助、流通、见闻、随喜者,及皆悉回向尽法界、虚空界一切众生,依佛菩萨威德力、弘法功德力,普愿消除一切罪障,福慧具足,常得安乐,无诸病苦。欲行恶法,皆悉不成。所修善业,皆速成就。关闭一切诸恶趣门,开示人天涅槃正路。家门清吉,身心安康,先亡祖妣,历劫怨亲,俱蒙佛慈,获本妙心。兵戈永息,礼让兴行,人民安乐,天下太平。四恩总报,三有齐资,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,生生世世永离恶道,离一切苦得究竟乐,得遇佛菩萨、正法、清净善知识,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,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。

免责声明:本网站为佛教网站,非赢利性网站,内容多转载自网络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
网站所有文章、内容,转载,功德无量。(未经允许,禁止复制网站模板)

联系QQ:  站长信箱:zgddfj@163.com

[网站备案]

得雅他 贝堪则 贝堪则 玛哈贝堪则 惹杂萨目 嘎喋 梭哈